中照網logo

新聞

>首頁 > 新聞 > 產業分析 >正文

京城路燈進化史:路燈是這樣亮起來的

2020-04-01    

中國照明網報道

4056

導語: 夜幕降臨,燈火輝煌,今天北京城的夜景常令網友大呼“美翻了”。這座古老與現代交融的城市,曾有這樣一段記憶:昏黃的路燈下,孩子們跳皮筋、扇洋畫,下象棋的老人因看不清,需要把棋子拿到眼前仔細端詳……

  夜幕降臨,燈火輝煌,今天北京城的夜景常令網友大呼“美翻了”。這座古老與現代交融的城市,曾有這樣一段記憶:昏黃的路燈下,孩子們跳皮筋、扇洋畫,下象棋的老人因看不清,需要把棋子拿到眼前仔細端詳……

1125788928_15855544522181n.jpg
1958年,工人們在十三陵水庫安裝壩頂馬路的路燈。

  早年路燈像“香火頭兒”

  新中國成立前,北京只有1.4萬盞路燈,很多地方夜里都是伸手不見五指,常有人掉進臭水溝去,就是東單鬧市,夜里也是黑暗世界。那時候,北京電壓不足,像天安門前東西三座門倒是有路燈,可燈光卻像個香火頭兒,行人看不清路,往往踩一腳馬糞回去。(1965年10月1日《北京日報》7版,《長安大道燈如晝》)

  新中國成立后,市民要求安裝路燈、及時修理路燈的呼聲越來越高,《北京日報》就經常收到讀者來信。1953年,《北京日報》將讀者曉谷“反映東單二條路燈壞了”的來信轉交至當時的電業局,很快,東單二條的路燈便修好了。當年,電業局還對另一位讀者反映的“在官馬司增設路燈”的建議進行了調查,最終,為那一路段增設了三盞路燈,住戶們非常滿意。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北京城市照明有了很大發展,到1966年,全市路燈達到4.3萬盞。進入上世紀80年代,伴隨著首都電力供應調整,北京增加了對人民生活和農業的供電比重,城市照明重新起步,并逐漸駛入快行道。城區胡同小巷的路燈,原來都是40瓦或60瓦的白熾燈,到1980年上半年,原內城及外城范圍內,東城區、西城區、原崇文區管界內已全部更換為80瓦高壓水銀熒光燈,亮度增加了5至7倍。而城近郊干道的路燈,原來使用的是高壓水銀熒光燈。到1980年5月底,北京三環路以里的干道,70%以上已經換成高壓鈉燈,亮度比原來提高3.5倍至7.5倍,首都機場公路全部換成400瓦高壓鈉燈,亮度提高了2.5倍。

  在很多上歲數人的心中,兒時女孩子們在路燈下玩跳房子、跳皮筋,男孩子們在路燈下玩彈玻璃球、扇洋畫或三角(用香煙盒疊成的)是一種美好的記憶。那時候,路燈瓦數不大,在下面看燈光甚至是昏黃的,可是這種光照卻不妨礙孩子們玩捉迷藏。大人們也喜歡到路燈底下乘涼、下象棋,因光線太暗,年紀大的人看不清棋時還要把棋子拿到眼前去看……

  難修理的“房上燈”

  路燈是一種重要的市政設施,與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關,社會特別關注。

  1986年6月8日,《北京日報》2版刊發讀者來信《私人蓋房圈電閘路燈壞了無法修》,反映原崇文區營房中街以西很大一片路燈及廁所的照明燈不亮。原來,該地區法華寺街17號住戶蓋房時,將一根備有刀閘的電線桿圈入自家院里,該戶人家又經常鎖門,刀閘無法檢修,導致路燈故障無法排除。

  此后一段時間,這種情況越發嚴重。《北京日報》2000年7月25日7版《路燈麻煩事多》一文這樣寫道:一些居民房把電線桿圍在當中,形成了京城一道獨特的風景線——“房上燈”。截至2000年,北京市的“房上燈”將近700個,一旦損壞,維修特別困難。而隨著電話、電視的發展,京城不少胡同里的路燈被纏上了密密麻麻的電線,遠遠看去如同蜘蛛網一般。由于白天沒電,工人們只能在夜間修理,但面對錯綜復雜的各種電線,常常讓人無從下手。

  上世紀90年代,機動車數量增長,汽車撞燈桿事故頻發,也影響了居民用電。據《北京日報》1995年4月7日1版消息《京順路數百燈桿僅存一尊“元老”》記載,當時京順路三元橋至花梨坎這段16公里長的路共栽埋燈桿380余根,只有北皋附近的一根燈桿有幸沒被撞過,這段路的燈桿維修量已占當時全市維修量的三分之一。

  實際上,僅1995年的頭四個月,全市市區、近郊區就發生了58起汽車撞壞電線桿、路燈桿事故。當年2月4日,一輛運輸卡車撞壞了南磨房地區兩根電線桿和架在桿上的變壓器,使該地區停電24小時,供電設施損失7萬多元。當年3月9日,岳各莊路口發生同樣事故,在5個小時內,近百家單位和上千戶居民不能用電。

  開燈照路又照景

  1997年,北京市開始實施道路照明改造工程,讓北京亮起來。

  按照北京市區路燈建設與改造5年至10年規劃,首都市區路燈既要體現古都風貌,又要體現一流國際大都市魅力,改造的重點是提高道路照明水平。當時,全市共有8.3萬余盞路燈,先期以天安門廣場為中心,以東西長安街為主線,隨后是橫貫東西的5條干路,縱貫南北的3條干路,以及二環、三環、四環和10條放射路逐步實施改造。除住宅區道路照明,其它道路的照明光源基本采用照度強、顯色性好的高壓鈉燈,燈桿燈具采用鋁合金和不銹鋼材料,增加美觀整齊效果,燈具加裝有機玻璃罩,解決防塵防水防污染問題,提高照明效果。(1997年12月12日《北京日報》2版,《京城之夜將更輝煌》)

  除了道路照明的需要,1999年,北京市還實施了夜景照明工程,通過采用外照光、內透光、輪廓燈、藝術燈飾等多種照明方式,結合輔助照明,全面提高天安門地區及其四周建筑物、長安街沿線及其兩側標志性建筑物和北京城區南北中軸線上的天壇祈年殿、正陽門城樓、箭樓、天安門城樓、故宮、景山萬春亭、鐘樓、鼓樓等古建筑整體夜景照明亮度、層次和藝術觀賞效果。前三門大街臺基廠至和平門段的燈光隧道,復興門、建國門立交橋上的彩虹門,用各色彩燈裝扮起來的王府井大街、北京站前街、西單北大街、金融街、崇文門外大街、東便門角樓、廣安門立交橋、虎坊路、大柵欄、石景山路等燈光夜景,把京城大街小巷輝映得更加古樸典雅。(1999年9月18日《北京日報》1版,《北京夜景照明工程完工》)

  那一年,《北京城市夜景照明管理辦法》出臺。此后,北京市夜景照明按平日、一般節假日和重大節日(包括重大慶典活動)三個等級開放和管理。節日越重大,北京的夜景越美。(1999年11月12日《北京日報》2版,《北京城市夜景照明管理辦法》)

  路燈何時亮“看天”定

  路燈該開時不開,會影響日常生活,該滅時不滅,會浪費電力,而當極端天氣出現時,路燈若還是死板地“按點兒開關”,也不合時宜。路燈究竟是怎么控制的呢?

  上世紀50年代,經常有讀者向《北京日報》反映白天路燈長明的情況。據《北京日報》1954年5月13日2版文章《北京電業局積極設法解決路燈不按時開關問題》解釋,那時候北京市的城內部分都有專路供電,開閉由變電站直接操作,路燈按季節及氣候規定時間開閉。城外部分沒有專路供電,路燈使用電磁開關。電磁開關的設備使用時間稍長,本身即能發生磁性,故有時不能按時熄燈。

  上世紀90年代至2000年,北京市使用的是路燈控制儀,按照時刻表操作,也不能按氣候變化及時調整路燈開關時間。不過,2000年,市路燈管理處在右安門、香山、方莊、中關村和京昌公路五個地區試點安裝了路燈遙控裝置,取得成功。采用這種控制裝置,通過數據網,開關可以隨時掌握,如果碰上雨雪天,工作人員還能根據氣候延長照明時間。(2001年1月12日《北京日報》5版,《雨雪天路燈延長照明》)

  此后幾年,這項技術不斷推廣,到2006年夏季時,北京市區已有近四成、6萬余盞路燈實現遙控靈活開啟。2008年5月30日,北京市城市道路照明監控指揮中心正式啟用。從那時起,工作人員開始通過監控中心顯示的數據,在遇到陰雨、大風、浮塵等天氣突變影響城市交通的情況下,提前開啟路燈。(2008年5月31日《北京日報》6版,《惡劣天氣到來路燈可提前開》)

  為節電雙燈照明改單燈

  隨著生產的發展和人們生活觀念的改變,路燈節能提上了議事日程。

  2005年,北京市出臺市政設施照明節電措施,要求全市城八區15萬盞路燈一律由雙燈照明改為單燈照明,如遇用電高峰,全市所有霓虹燈廣告、戶外燈箱廣告必須關閉。根據規定,東長安街(東單以東)、西長安街(西單以西)、兩廣路、平安大街、二環路(部分路段)、三環路、四環路、白頤路的路燈,由雙燈照明改為單燈照明。城八區其余路燈根據不同情況,逐漸由雙燈照明改為單燈照明。在此基礎上,超出城八區范圍但仍在市路燈管理部門管轄范圍內的所有路燈也由雙燈照明改為單燈照明。

  據了解,這次路燈照明雙燈變單燈,是熄滅一個燈頭內兩個燈泡中的一個,改后路燈照度有了一定程度的下降,但仍然能夠保障居民的正常出行需要。(2005年7月13日《北京日報》6版,《城八區15萬盞路燈一律雙燈改單燈》)

  此后,市區更換節能燈泡、郊區安裝太陽能路燈的力度不斷增強。如今,北京道路照明系統日趨科學化、人性化,同時體現出節能性和安全性,為美化城市夜景、維護交通安全、方便市民出行提供了保障。

編輯:嚴志祥

來源:北京日報

標簽:京城  路燈  

只有登錄之后才可以評論,請點擊這里評論

在線評價

表情

輸入驗證碼:   

驗證碼

發表評論

smile
掃一掃
二維碼
  • 手機網 手機網
  •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Top
中國照明網官方在線QQ咨詢:AM 9:00-PM 6:00
廣告/企業宣傳推廣咨詢:
活動/展會/項目合作咨詢: 市場部
新聞/論文投稿/企業專訪: 李先生
媒體合作/推廣/友情鏈接: 市場部

中國照明網網友交流群:2223934、7921477、9640496、11647415

中國照明網照明設計師交流群:2223986、56251389

中國職業照明設計師QQ群:102869147

X
单机游戏极速赛车